当前位置: 高校人才网资讯职场分享>警惕“先干了再说”,三番进坑,我的职场血泪史!

警惕“先干了再说”,三番进坑,我的职场血泪史!

发布日期:2022-09-08 作者:韩毅 阅读量:62 取消收藏 收藏文章
【摘要】“去吧,先干了再说。”这是家里人经常说的,也是我的想法。随遇而安,是我的一种性格。现在每次想起这种草率的想法,简直想捶自己大腿。


2017年9月初,初秋未至,武汉也还没有调换它那的闷热特性,不过对于在这里已经呆了四年的我来说,闷热这也是青春的一部分。


不过这一次,我要与它拱手告别了,或许是对这座城市有所疲乏,也或许是喜新厌旧,研究生并未选择留在这里,而是去了南边的花城广州。


武广线的两端,是承载着一个普通人所有的青春。



傍晚,动车停在了武汉站,提着一个大箱子的我,在车站与等候着的郑君相遇。郑君还在二战考研,不过作为武汉老土著,老妈还是学校的老师,住在家属区的他并没有任何一点压力。


在学校旁,我们很熟悉地进了一家烧烤店,与郑君一起备考研究生的时候,也经常来这里吃。


“和女朋友怎么样了?”烧烤台前,我们的话题直接聚焦到了这个永恒的话题上。


“额,你都知道的,吵了大半年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解释这个,仿佛就是毕业的魔咒,别人都是毕业分手,而我未毕业的时候就是矛盾重重。


其实,几年后,我才明白过来,女友考研没上岸,那段时间是她最失落的时候,而我不仅考上,还自顾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中。矛盾由此发酵,责任当然全在我。


幸运的是,第二年的时候,她还是如愿考上了武大,只不过在她最失落难受的时候,我在她面前,或许就是一个开心的猴子吧。所以,我们还是分手了。


“图书馆那妹子最近碰到了吗?”郑君天天盯着一个会计学院的女生,每次在图书馆都坐在她附近。


“她就是我的精神折磨,不过,她好像有男朋友了……”


我们两晚上的时候,除了回忆考研时光,就是在谈论女孩。最后郑君也还是错过了,直到几年后,他还在跟我提起那个女孩。


……


武广线上的高铁的车速很快,很快就把一部分青春抛在脑后了。


岭南的风其实更加的闷热,路边的树似乎也更绿一些。城市的一些房屋也颇具特色,一快快瓷砖上泛着旧色,陡挺的巷子阻碍着阳光进入,各种电线捋在一起,积水旁边可能就是一家猪脚饭。



广州的地铁颇是拥挤,不是武汉所能比及的,在高峰时期甚至能感觉得到呼吸困难。后来去了杭州,也总感觉杭州地铁太舒服了。


新港西路135号,到了,中山大学。


这是中大的主校区,当年也是继承了岭南大学的校园,算是鸠占鹊巢吧,哈哈。所以,岭南学院的孩子总是在学校里有着高人一等的土著优越感,除了北校区的中山医,他们谁也瞧不上。


南校区算得上是广州的城市公园,校园里绿树葱葱,中轴线上有着几大块绿茵茵的,从岭南时代就传承下来的草皮。两公里外,就是广州打卡必去小蛮腰。这些年,周边的高楼也不断耸立,不过,这块翠绿的公园,却是一直没有变动过。


学校南门外是在全国闻名的中大布料市场,只隔着一条街道。一次与外国语学院的黄同学去那里探访,看见身边的小哥大叔来来往往拉着布匹,电动车稍微一不注意就能擦到人,我对黄同学自笑道,这是“在人间”,而对面是“我的大学”。


“我的大学”也会走向结束。


01.


19年春天的时候,看见已经开始实习的同学,我也开始了我的准备。


我爱玩游戏,广州游戏公司多,游戏公司招聘要求最主要的就是爱玩游戏。所以我的目标就是去干游戏。


当年的选择非常简单,充满青春与激情。还记得,当时去一家游戏公司面试实习,正好遇到地院的学长,面试看我什么答得都很模糊,就直言到这个行业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不要来跳这个火坑,浪费自己所学。但我那时没管太多,因为,广州的面试太多了,下一场面试就冲淡了这一次记忆。


作为广州扛把子学校的学生,我很自信地选择了游戏策划岗,这也是整个游戏行业中的核心岗位。哪个男孩不梦想着成为游戏中的上帝,主宰游戏,偶尔开几个内部小号给自己玩玩,调戏一下玩家。


5月的时候,网易开始招聘暑期实习生了,这是我准备的最重要的一场面试。而中大的光环的确好用,通过学长也直接拿到了内推,然后就是面试。


人生总是在充满迷之自信和挫败绝望中徘徊,二十分钟面试后,我再也没得到任何通知,这一场,挂了。


但是想了想,网易也是中国第二游戏公司,我这区区杂鱼,挂了就挂了,毕竟各路大神都往这里挤。


广州游戏公司多,继续投就是了,不行去隔壁深圳卷一卷。


很快暑假到了,这也是最后一个暑假了,但我并没有卷进任何一家游戏公司的策划岗,反而,卷入了一个普通中厂的运营岗。这在我心里,这个职位分量,仅相当于一个小厂的游戏策划岗吧。


但是暑期到了,硬着头皮还是往下干吧。



九月的时光很快就到了,2020秋招来了,我脱掉了运营的实习,很快就奔赴了秋招的各个现场。


诶,其实也就是偶尔跑跑东校区,然后就是在自己的南校区守株待兔。


第一家是一家国企,中建某局,去总部干。那时,我也不再专注是不是游戏公司了,就是有大企业都试着投投。这个国企招聘的人很热情,简历来了,来者不拒,现场就发了一些简单的协议。


回到宿舍,拿着协议我都有点懵圈。秋招?就这?还没预热就要结束啦?不会吧,不会吧,这可不行!先看看知乎的评价吧!然后,又跟土木的大哥们聊了一下,顺带还进了一下土木吧。


在被无数次“提桶跑路”警告后,我把协议丢在一边,跟中建某局说拜拜。


秋招,继续。

答题,那就知道啥,写啥。

一面,把HR忽悠到晕头转向,毕竟HR总是问她专业之外,我专业之内的事情。

二面,不要怕,在广州游戏圈面试官非常容易碰到中大学长,瞎扯不要怂,怂你就输了。

三面,即使主策面对面,那也不能慌,这个时候就是看脸是欧是非了。


九月末的最后一场面试,某个中厂说我可以,好吧,不枉我这一个月的奔波。过完十一的时候,我整个人的状态都放松了下来,后面的也就没找了。


十月末,这家中厂的招聘似乎已经结束了,同时,拿到Offer的人,也按照规定,进入公司实习了。我的具体职位是游戏数值策划,也是策划中的核心,进入实习的时候,也是信心满满,甚至在第一次组会上就问主策能不能给个游戏内部账号玩玩。


当然,主策拒绝了,只跟我说等我正式入职。


嗯,主策年纪也不大,三十岁,上面的制作人也才三十五,整个部门制作人年纪最大。公司很年轻化,也是我忧虑地地方,没有年纪大的了吗?不过当时也只把忧虑暂时搁置了。


实习的生活其实并不是那么有趣,除了每天玩游戏,就是培训,还有就是一起设计一款游戏,以此熟悉公司工作流程。每天加班是常态,有时一两点回学校,顺便感受一下十二点的广州。毕竟以往十一点我都在宿舍睡着了,是没机会感受的。



十一月,旁边的网易出了一件新闻,一位工作了五年的游戏策划长久加班而患病,却被赶出公司,而这策划,也是数值策划,同时还是上交毕业的。


这件事情,我想了很多。很早的时候,我就知道游戏圈加班严重,甚至9点才叫下班,12点才是叫加班,但我觉得我所谓。因为,我爱游戏。


每个来这个行业的人,估计都是这样想的。HR问能不能接受加班的时候,也都是这么回答的。


至于加班把身体加到垮,那么倒霉的事情应该只是夸张的传闻吧。但是现在,一切却又是这么的近。


……


十一月末的某天上午,正在写着文档的时候,邮箱里突然收到了一封邮件。


瞥了瞥,打开。


这是家乡省组织部人员发来的邮件,他们要在中大在开定向选调生宣讲会,对于每个家乡来中大求学的学子,都通过学校后台发了邀请信。


这,定向选调生?是啥?不想了解。还是继续肝游戏吧。


现在想想,人生后悔的事情很少,这算是一件吧。


元旦之后,武汉的疫情还在酝酿之中,而我的实习终于要结束了。


辛苦,劳累,近三个月的实习,疲惫的我已经对游戏逐渐失去了兴趣。毕竟把任何美好的事物解剖后再看,也只会觉得提不起劲。


当爱好成为工作,那就没有爱好了。



2020年1月14日,我又经过武广线往家里赶了,郑君已经上岸财大,寒假却不知在哪里浪,而我也因为实习得心神疲惫,并没有在武汉逗留。以往的时候,每次路经武汉,总要找郑君,或者其他同学聚一聚。而这唯一的一次没去,却又是如此庆幸。


几天后,疫情爆发,钟南山从广州去了武汉。


正月十五,公司开始要求人员返回,本来就对这个行业产生极大抗拒的我,犹豫了一阵,选择了拒绝。


也算是彻底拒绝了这家公司。


从1月到5月,整个疫情期间,我都是窝在家里。马上就要毕业,论文还需要认真打磨,至于春招,我也没去再投,只等着返校,再回去看看。


……


疫情在家呆了5个月,这是我自高中以来在家呆着最长的一次,也深刻改变了我那种流窜的心态。


在家,温暖!饭香,菜好吃,睡觉也是自由的。


于是我很快就下定决心,不在美食满满的广州工作,而是选择了附近的杭州,原因离家近。


六月的时候,已经没几家公司招人了,招人的很多都是坑。而我,进入了一家公司,一家小的游戏公司。游戏公司在我看来算是坑,小游戏公司算是大坑了,但六月的我,其实也没多少选择了。


“去吧,先干了再说。”这是家里人经常说的,也是我的想法。


随遇而安,是我的一种性格。现在每次想起这种草率的想法,简直想捶自己大腿。



后面又是几个月的游戏生涯,然后匆匆结束。枯燥的加班填表生活,让我彻底选择了告别游戏行业。


半年后,在一次聚会上,遇到一位杭电老哥,也是从游戏的魔坑中跳出来的,我们仿若遇到知己,彼此疯狂吐槽了好久。


02.


游戏行业生涯刚结束时,正好遇到某些大教育机构招人。在家里刚把简历在招聘网挂起来,很快就遇到一位HR,对方简直热情主动得不要太过分,而且工资给得比游戏公司高很多,关键还不用加班。


干了!这真是一个不错的行业!


这样,我又进坑了!


如果知道现在教培机构会这样崩塌,我当时也绝不会这样入行。但是,这个大时代中,谁要能把握得准呢。


2020年末,一脚滑入了教培行业,彼时,资本市场也在疯狂加码,我们这些底层的员工,也不断享受着风口的福利。


上班摸鱼,下班都很准时,公司也经常发各种福利,美哉。


领导也不会管太多,毕竟他们吃得太撑,有点晕了哈哈。偶尔清醒的时候,就给我们灌灌迷魂汁。


“小伙子们,小姑娘们,大家好好干,咱们业务在扩大,未来大家都是管理层!”


一直到最近,行业突然崩塌了,大灾难来得那么汹汹,大家才醒过来。


所有人都绝望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我们这些底层虾米,没办法,只得被全部踢走了。时代的洪流,就这样卷裹着我们。


临走的时候,我看了看主管他们,相互道别。五湖四海,此去怕是再难相遇。临别,在他们的眼神中,我倒又发现了几许迷茫和急迫。是啊,我们这些虾米还不算老,还能到处乱窜,而他们很多都是三十多了,在这一行干了七八年了,孩子都四五岁了。


这一行倒了,他们又去哪里呢?



乱窜的人生,又要暂时停歇一下了,与一群“前同事”们在杭城一起聚会,一起到处游玩。杭城虽然是美食荒漠,但是美景绝对是顶呱呱。


散心之路,也是我们重新寻找新路的旅程。有人还想坚持在教培行业,有人准备试着去学校,有人开始准备考公考编。而我,想着要不回游戏行业继续加班填表?


突然,我又警告自己。“别急!”“先看看,先想想。”


人生就像戏剧般,拿着裁员补偿金,本想着全国拜访一下老友,却是没想到各地疫情又爆发了。无奈,遁回老家,想着先隐居一段时间。毕竟本人除了喜欢逛土木吧,还喜欢逛隐居吧。


……


回家,书桌上放着十几本考公的书,这是三月份的时候,某机构朋友送的,一直放在桌子上。愈来愈想有个铁饭碗,彻底结束乱窜生涯的我,其实在年初的时候,已经开始偷偷换赛道了。只是一直没能下定决心,这次大裁员反而让我这只温水里的青蛙一下子跳了出来。


哈,写完这个,我又要练练申论了。加油,考公人!


- 本文选自高校人才网第五届征文大赛 -


来源:   高校人才网V(微信公众号)   本文为高校人才网原创,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高校人才网V”,如需转载,请联系获得授权。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高校人才网官方微信(微信号:Gaoxiaojob)。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单位登录
{{checkTextOne}}
{{checkTextTwo}} {{checkTextThree}}
+ 上传
默认此选择
+ 上传
{{checkTextFour}}
{{successOne}}
{{successTwo}}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