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高校人才网资讯职场分享>二本毕业工作后三次考公才考上,遭遇编制改革身份转变,感慨与成长

二本毕业工作后三次考公才考上,遭遇编制改革身份转变,感慨与成长

发布日期:2022-09-01 作者:李磊 阅读量:59 取消收藏 收藏文章
【摘要】十年,已然把一个年少气盛、冲动意气的少年磨砺成了低调内敛但仍心怀朝气的青年。“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不管来时的路怎么坎坷,只要我们心存善念,不忘初心,终究会在自己的职业航程中扬帆远航。


  前言

毕业十年了。看到征文启事,不禁想借此回顾下这十年走过的路,记录下十年经历的职业历程,“十年踪迹十年心”,虽然微不足道,但于己亦是弥足珍贵。


01.

打开通往法律的大门


2011年我从一所二本大学毕业了,大学里学的专业是法律,并修读了一个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鸟用的市场营销专业第二学位。


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可能是被外界关于大学生难就业的呼声吓怕了,想多学点东西傍身,但终究除了多交近两万块钱学费让人至今觉得心疼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对于一个学法律的人来说,司法考试无疑是一个神圣又必考的考试了,虽然那时候司考的通过率还很低,但每年仍有很多法律甚至非法律专业的人来“朝圣”。


每年的司法考试是9月份,而出成绩是11月份,拿到证书得是转过年来第二年的3月份了。我们当时读法律专业时是允许大三升大四的那个9月就可以参加司法考试的,这就给了在校生一个宝贵的考试机会。


但由于当时我全部心思都放在考研上,就没有为这第一次司考机会做准备,考试结果可想而知,没有通过。



那时候大学四年我一直是主要学生干部,直到大三下学期还在做着学生工作,虽然学业没有落下,但相对那些把毕业想的很清的同学而言,我显然在起跑线上就落下了。


随着各项考试成绩的陆续公布,大四毕业季让我感到一阵恐慌——司法考试没过、考研没有被录、公务员没有过,眼看就要光溜溜的从学校出来了。


感觉自己被命运开了一次玩笑,当初拒绝了本校的保研,把全部宝押在了心仪的学校考研上,最终却没能如愿……


静下心来,仔细想了一下以后的出路:


- 考研,显然已经不太现实,我无法接受毕业后还要继续接受家里资助的窘境,以后有机会再考吧;

- 如果就业,只能去人才市场的企业应聘了;但当时想到自己学的是法律,在加上周围同学不是考上公务员就是准备去做律师,虚荣心作祟,很不甘心去企业工作。


思想斗争了几天后,决定继续留在学校复习司法考试,那时候已经是临近毕业了,6月底学校正式通知离校,而司法考试是在9月份,无奈我与另一个难兄难弟小蒲(化名,其实人高马大),一块在学校附近租房复习。


终于,炎热又难熬三个月终于过去了,9月迎来了司法考试。我和小蒲都轻装上阵,连续考了两天,感觉身体都被掏空了。


那时候司法考试还不是机考,四门试卷,前三门客观题每门三个小时,第四门主观题三个半小时,真的有在考场因体力不支晕倒的同学,因为题量太大了,又有难度,精神高度紧张,时间又长,好在我们之前参加过一次,做好了思想准备。


考完试,我们如释重负,痛快在出租屋里睡了一天,也规划着自己不确定的未来。11月份才能出成绩,不可能再在学校等着成绩揭晓了。因此,我们真正离开校园是在考完司法考试后的9月份,直到这时候心里才有了一点点伤感。


6月底毕业时我还在为司法考试拼搏,为未来没有着落而彷徨,那时候根本没有心情去伤感,也来不及与同学老师们好好告别,没能好好给青春画下一个句号,至今仍是遗憾。



小蒲回了家乡成都,跟哥哥一块在一个公司工作;我则去了青岛,在一家五星级酒店临时做起了服务员。那时候的心情真像是一个老农民播下了种子,等待来年的收成——静静等待着11月司法考试成绩的公布。


犹记得那是一个从酒店回公寓的傍晚,路灯昏黄,还有点小雨雪,青岛的空气有点湿冷,我拿出手机上网查询成绩,输入账号、密码,显示,386!过了!通过线是360分!我强压住心中的喜悦,第一时间给母亲打了电话,她也只是高兴,还不是特别理解这个分数对于我的意义。


那一刻,几个月的压抑、沉闷、辛苦,瞬间释放了,释然了,终于有了一个好的结果,所有的委屈和不甘,都值了。


坚持到年底,我从酒店辞职了,这是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至今我的社会保险上还有青岛社保的记录,让我不时想起那段青涩又怀念的岁月。这个人生的黑暗期,就这样在拼搏和等待中度过了。


02.

走上执业律师的道路


春节后3月份,我回学校所在的地市司法局领取了司法职业证书,是两个大本子,其中一个上面有时任司法部长吴爱英的签字,又是激动了老半天,终于到手了。


回家后又开始筹划着以后的出路:是准备考法院、检察院的公务员,以后做法官检察官,还是去做律师。最后结论是,不能闲着,先去律所实习、执业,等有公考的机会时再去考试。


那时候去哪里的律所工作也纠结了半天,青岛、济南抑或是家乡,最终还是会选择了一个影响终生的决定——回家乡所在的地市。家乡就是家乡,到处都是亲切的家乡话,我找的第一个律所就是同我一个县的老乡与别人合伙创办的,他也是以后对我影响很大的一个老大哥,至今我仍尊称他杨老师。


就这样,2012年的3月份,我正式踏入了律所,成为了一名实习律师,同期实习的还有朱姐、尹哥、张哥,后来我离开后,他们都成为了“实力”不菲的主力,这是后话了。



实习的日子过的很快,转眼一年实习期满了,之所以写这段,是因为有我印象里太深刻的一件事——律所的冯主任拿出了家里藏了好多年的五粮液,为我和朱姐庆祝转正。


那天气氛特别好,天也特别蓝,大家都很高兴,又有两名新人正式成为了执业律师了……一想到这里,仿佛还是发生在昨天,历历在目。


正式执业后,我可以独立办案了。两年律师期间,办理最多的案子就是民间借贷、交通事故和离婚的案子,现在看来真是契合了法院受理案件最多的前三名的案件类型了。


除了普通的民事案子,还跟老律师合作了一些刑事案子和复杂棘手的民商事案子,那些办案出差的酸甜苦辣,那些拿到胜诉判决的开怀之乐,那些接触到的当事人的悲欢离合,不一而足,让我律师职业生涯的两年异常丰富多彩。


至今我仍然认为,律师比法官更加锻炼人,律师行业对于执业人员的要求是全方位的,而法官则更像是医院里的专科大夫,只是集中审理某一领域或类型的案子,而不会像律师一样对民事、刑事、行政甚至执行的案子,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两年时间,虽然在做着案子,但也没有放弃继续考法院、检察院,因为还有一颗向着体制内进军的心。尤其是碰到观点未被采纳或偶尔被法官拷问的案子,真想冲上审判席挥一下法槌,让全世界都认可我手中掌握的才是真理。


那时候父母是支持我继续考的,虽然只是精神或言语上的,但也给了我很大的动力,可能在他们眼里,公务员才是比较体面的职业吧,对于一个从农村考学出来的农家子弟,在众人看来法官无疑是个光荣、励志而又正确的工作。


2012年、2013年我都参加了公务员考试,但都没能如愿。尤其戏剧化的是2012年的公考。


那年某区法院招考5名审判执行岗位的法官,而我笔试与面试的综合成绩是第6名,本以为铩羽而归了,但后来公布拟录用名单时才发现赫然仅有四个人,我当时就很激动,因为按照往年规定,如果前面有放弃资格的,后面的人员可以递补进去。


我就打电话问招考办公室,结果得到的答复是,今年规定不允许递补了,当时心情一下子又低落了,感觉像坐过山车般大起大落。现在身在地市中级法院的我回过头看,幸亏没有被递补录用,不然怎么会有后来的高一级呢,苦笑……


更有意思的是,2012年不允许递补后,2013年开始又允许递补了,感觉当年的政策像是专门针对我,但现在想来,早已释然了。有些时候,这就是人的命运,难以名状,只能解释为客观规律之外的偶然了。


两年的律师路,让我成长了太多,因为办案的缘故,接触了太多的人间悲欢离合。这两年的“法律实践课”,也为我以后进入法院工作打下了基础,让我比同批进入法院的“同年”们成熟了不少。



03.

进入心中神圣的殿堂


2014年再次踏入公考考场,报考了我现在的单位,这一年我以笔试第二、面试第一的成绩成功入围,一直工作到现在。有些东西就是当你一直求而不得时,好像动力十足,锲而不舍,而当你真正得到时,却又是一种不过了了的复杂心情。


真正考上后,我又犹豫了,那时候所里主任、杨老师等一些实力派骨干都很关心照顾我,虽然执业时间才两年,但收入等各方面早已超过一般公务员,而且律师收入是无规律的上升模式,处于整个社会的绝对中高水平。


那时候是一种真正的犹豫与不舍,绝不是手握法检大门入场券而故意炫耀的“凡尔赛”,现在想来可能当时留下也不是错误,最起码不会赶上今日当下的境遇,这个下文再叙。


在律所同事的欢送和父母亲戚的肯定与羡慕下,我再次转变身份,从律师转变为法官,从一名运动员转变成为了裁判员。


按照当时的规定,进法院后也要从事两年书记员工作后才能任命为法官,这次我是幸运的,2016年我如期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也就是五级法官(法官分为四等十二级,五级法官是最低等级的法官),而早我几年进单位的年轻人,据说因职级问题而停止任命了好几年,这样他们虽然早来几年,但是和我一批被任命,在法官资历上是同一起跑线。


刚进法院,我被分到了立案二庭,这是一个负责再审审查和信访申诉的庭室,可以说处于审判业务的二线,虽然也接触审判案件,但都是二审终审生效后,当事人仍然不服,而提起的再审和复议程序。


我们国家实行的是两审终审制,也就说一个案子审到二审,在正常程序上就走完了。再去申请再审或申诉,只是一个程序审理,是复查生效的有既判力和执行力的判决,而不是再次做出实体判决。


这个岗位很锻炼人,因为处于程序设计的末端,因此可以看到前面一、二审的所有审理情况,也因为承担申诉信访的工作,在这个岗位上锻炼了我与当事人打交道的能力,让我见识到了什么才是“闹”“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在以后的案件处理中,再碰到一些无理取闹甚至故意找茬的当事人,已然是成竹在胸、处变不惊了。


如果对这段工作做个总结的话,就是无论我们走到哪个岗位,不要因为这个岗位苦、活不好干就灰心丧气甚至自暴自弃,每个岗位都是有用的,这种全方位、多领域的涉猎与锻炼,对于一个体制内人员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财富。



04.

经历职业发展的变故


转眼来到了2017年末,这个至今都让我觉得感慨的开始。这一年秋末,我所在的地市根据中央和上级部署,开始进行司法改革。我们见证了我国司法制度史上的重要时刻。


司法改革是全方位的,涉及到人事方面,就是要搞员额制。员额,顾名思义,因为名额有限,所以选出部分人入额。没被选中的,分流至行政岗或审判辅助岗。


根据文件规定,员额法官人数不得超过全体政法编制人员数的39%,以我们院为例,当时我们全体政法编制192人,仅有65名法官入额,仅33.85%的比例。除去院领导、中层正副职、论资排辈的老同志,是无论如何也轮不到我们这些年轻人入额的,因为名额太有限了,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我们从正常办案的法官,摇身一变成为了法官助理。


我想,变得不仅仅是称谓,更是社会地位、收入和升迁方式。以中级法院为例,员额法官在四级高级法官(相当于副处)之前是可以自动晋升到四高的,而法官助理则仍然按照公务员的选任制度,且收入和社会地位明显与法官不在一个量级。


就这样,2017年再次成了我职业生涯的一个分水岭,在此之前我还是一个手握司法判断权的法官,之后就成为了一个从事辅助工作无独立办案权的助理,命运再次做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安排。


回顾之前所在律师事务所,也经历了较大的变化与发展。


新的管理层已经换了一波,原先的冯主任等老合伙人已经退下来,据说冯主任又跳出来创立了一个新所,杨老师则留下来继续担任管理团队人员,把主任的位子谦让给了一个从公安辞职加入律所的前警官。


而之前所说的差不多与我同期执业的朱姐、尹哥、张哥,经过了9年的成长历练,已经各自独挑大梁,在业绩方面与当初不可同日而语,尤其是朱姐——一个当初和我同一天执业的大姐,最早是从海尔工作十年辞职后回来考司考、做律师,经历了近十年的一如既往的拼搏,据说现在做的很不错,简单以收入来衡量的话,就是买了新洋房、新座驾(特斯拉),上升到了新的高度。


每当回望之前的律所单位,看到当初一起战斗过的小伙伴,都不胜感慨。十年,不同的路走向了不同的高度:那些坚持走“运动员”之路的律师小伙伴们,经过岁月的磨砺,俨然已成长迅速,身价大涨,而转行做“裁判员”的我,则兜兜转转重新成了一个不再“吹哨”的助理裁判员。


如果你问我现在后悔吗,我想不能简单的用后不后悔来回答,更多的应该是感慨和成长。每一步路都是自己的选择,每一个选择都会走向不同的结局,何况现在并不是一无是处。



从法官变为助理之后,身上的担子突然轻了很多,经过庭室调整,也从立案庭转到了一线审判庭,虽然身份已经不能让我再坐到审判席上,但由于司法改革提高了办案绩效,按照政策规定,法检单位公务员的各项收入合计要比其他单位公务员总体高50%,实际拿到的“实惠”比原来多了。


身份转变也带来了工作内容的变化,现在做一些“辅助性”工作,不用再为如何妥善做出判决而夜不能寐、辗转反侧了;空出了更多的时间陪家人、陪孩子;也有了更多的心力去从事自己喜欢的写作和阅读;抽出时间考上了心心念的大学的非全日制研究生,了却了多年的愿望,也认识和结交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学与大咖老师——整个人并没有因为改革而陷入无所事事的彷徨中,相反生活的更加充实和丰富了。


爱人说我活的像当年内退的老同志,但那又怎样呢,现在大的体制安排就是这样的,跟随着大形势去做好当下的自己,不抱怨、不颓废,干好手中的工作、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也是一份从容不迫的选择。


何况,工作中的上进之路并没有被堵死,员额遴选是不间断推进的,虽然不是年年都有机会,但随着年龄与资历的增长,进入员额、重回审判席也是必然,因为工作总得有人干,担子总得有人挑,何必因为眼前的障叶而忘了眺望远方的森林呢。我们还年轻!


 

十年,已然把一个年少气盛、冲动意气的少年磨砺成了低调内敛但仍心怀朝气的青年。“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不管来时的路怎么坎坷,只要我们心存善念,不忘初心,终究会在自己的职业航程中扬帆远航。

“十年磨一剑”,我想更多的是磨砺心中的那把无形的“剑”:那些不管生活怎么艰辛都还在努力的人,那些不因机会和条件而抱怨的人,那些逆天拼命而不向原生命运屈服的人,才是真正让人敬佩的人生赢家。


- 本文选自高校人才网第五届征文大赛 -


来源:   高校人才网V(微信公众号)   本文为高校人才网原创,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高校人才网V”,如需转载,请联系获得授权。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高校人才网官方微信(微信号:Gaoxiaojob)。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单位登录
{{checkTextOne}}
{{checkTextTwo}} {{checkTextThree}}
+ 上传
默认此选择
+ 上传
{{checkTextFour}}
{{successOne}}
{{successTwo}}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