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高校人才网资讯观点热议>那些回县城就业的年轻人都怎么样了?

那些回县城就业的年轻人都怎么样了?

发布日期:2022-05-31 作者:王丹 阅读量:17 取消收藏 收藏文章
【摘要】铺天盖地的县城“抢人”报道,多少渲染了社会的就业焦虑,并引发关于过度教育的争论。但其实,如果抛开这种特殊节点的“聚光灯”效应滤镜,拉长时间坐标轴,就不难发现,年轻人回流县城早已作为一种趋势或隐或现。原题《【新闻随笔】回县城,可行不》


【新闻随笔】“抢人大战”正从新一线、二三线城市蔓延至县城。


有媒体报道称,山东省德州市日前发布2022年事业单位优秀青年人才引进公告,其中宁津等7县拟引进351人,学历要求最低为硕士。江苏省东北部的盐城市阜宁县,也瞄准北大清华等名校引进人才。而在此前,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因“豪气”的人才引进补贴以及清一色来自名校的“豪华”人才引进名单,已引发了网友围观和热议。


一段时间以来,在年轻人的选择中,“征战北上广”是第一选项。现在,回流县城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择业倾向。在县城“抢人大战”的信息拼图中,当下严峻的就业形势被视作年轻人择业行为之变的主要驱动因素,回流县城似乎是年轻人不得已而为之的次优甚至无奈之选。


在类似叙述中,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多少都能读出一些“失意”甚至“失败”的味道,这个群体也多少被贴上了贪图安稳、“高能低配”的标签。



毋庸讳言,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以及疫情影响,确实对大城市的就业机会造成一定的挤压。在新闻媒体的报道中,那些选择回县城就业的年轻人,也确有一部分是基于现实的选择。


但回流县城的青年,本身就是异质性的群体,不能否认,有人追求稳定安逸的生活节奏,看重个人发展与代际情感需求的平衡等。在长期的社会传统“成功学”叙事影响下,我们更容易对“主动求发展”的人生观给予掌声与鼓励,而对“被动求安逸”的人生选择则没那么宽容。


铺天盖地的县城“抢人”报道,多少渲染了社会的就业焦虑,并引发关于过度教育的争论。但其实,如果抛开这种特殊节点的“聚光灯”效应滤镜,拉长时间坐标轴,就不难发现,年轻人回流县城早已作为一种趋势或隐或现。近些年,“选调生热”持续,不少年轻人投身基层治理和社会公共服务;还有一些年轻人回县城当起了“新农人”和“创客”,成为异军突起的乡村振兴新力量。


这些县城里新来的年轻人,可以算是县城新的知识分子群体。他们的进入,既顺应了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治理向基层下沉的大背景下基层对优秀人才渴求的大势;也打破了这个场域固有的一些关系结构与规则,或可形成“鲶鱼效应”,激发基层治理活力。


选择县城而非竞争激烈的大城市,本质上就是一种错位竞争,县城里新来的年轻人或能更从容地进行职业规划,积攒人力资本,实现个人发展。就他们在县城这个社会关系网络中的位置来说,他们个人的发展,就是县城发展的重要人力支撑。日前,国家层面出台《关于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的意见》,7亿人居住的县城再次迎来发展机遇。而这也是属于一代年轻人的机遇。



对于大手笔引来了年轻人的县城来说,能不能让他们留下来,似乎是更为关键的考验。随着时间的推移,名校毕业生头顶的名校光环终会消退,而招录时丰厚的年薪、可观的补贴所产生的获得感也将淡化,人职匹配度、工作及政策环境、人才发展的制度安排及保障等,将成为这些年轻人评估工作性价比的新指标,而后者包括但不限于县城精神文化产品、教育资源等供给的丰富,消费环境的发展等。


归根结底,就是要让这些年轻人真正与县城产生有机联系,融入当地的发展体系。也唯有如此,“抢人”背后的青年人才政策红利才能更长久地释放。


借用“青年友好型城市”的概念,或许有必要提出建设“青年友好型县城”的命题。而破解这一命题,除了关注曝光度和讨论度都更高的受教育水平高的青年群体外,也不应选择性忽视文化程度较低的其他青年群体,比如技术工人、灵活就业者等,关注他们的发展困境及诉求,为他们的发展提供更有针对性的政策和服务。


来源:   光明日报   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高校人才网官方微信(微信号:Gaoxiaojob)。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单位登录
简历完善度须达到75%方可投递 去完善
您的【科研项目&学术成果】内容未完善,建议完善后再投递 去完善
简历完成度 {{ resumePercent }}% {{ resumePercent === 100 ? '预览' : '去完善' }}
+ 上传
默认此选择
+ 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