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高校人才网资讯职场分享>这家高校5年将淘汰30%教职工,你还敢去吗?

这家高校5年将淘汰30%教职工,你还敢去吗?

发布日期:2022-04-06 作者:教师打怪指南 阅读量:325 取消收藏 收藏文章
【摘要】如果青年教师是最惨的一波韭菜,按照该校的减员规模,辅导员和青年行政人员肯定是下一波韭菜。


在两会期间,某985头部高校的校长接受南都采访,坦言了本校在未来5年的人事改革目标,即“双千”计划。


具体就是,让“国字号”人才突破1000人,让教职工总人数整体减少1000人。如果这个“瘦身强体”的计划最终实现,那么该校的人才数量可以再涨40%甚至50%,总人数可以再下降20%到30%。


而为了达到这一目标,该校长给出了两条举措,一是未来将有一定规模的教职工退休,二是施行更严格的“3+3聘期制”,只留下真正的人才。


之前听说过非升即走,不过是多招人少留人,用完即弃,三年六年即抛,现在竟然还要精简教职员工总数1000人,但可想而知,最先被精简的肯定是,当前在岗的非升即走的青年教师。


在本篇文章中,我们结合该校当前的教职工人数和比例,还有高校教职工更替的一般规律,来谈谈该校在未来5年将可能采取哪些措施,才能实现所谓的“双千”计划。


 



01.

该校当前的教职工人数和比例

 

在该校官网的统计概览中,2020年10月的数据是,教职工总数7252人,专任教师3771人,其中正高级1631人,副高级2537人,中国科学院院士8人,中国工程院院士6人,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师7人,国际级教学名师15人。


其中,正高级与副高级相加,则正副高级共有4168人;而教职工总数减去专任教师,则非专任教师为3481人。


在该校官网的学校简介中,2022年3月的数据更新为,学校现有专任教师3862人,其中正副教授3086人,有10位中国科学院院士、6位中国工程院院士、3位欧亚科学院院士、9位人文社科资深教授、15位国家级教学名师。


可以看到,在过去一年半中,专任教师的数量增加不到100人,正副高级比正副教授多了1000人,各种行政人员和有编制有合同的勤杂人员至少3771人。也就是说,专任教师与非专任教师的比例接近1:1。


 


02.

割韭菜:“3+3”聘期制争议?

 

在2018年,就有一篇网帖说,该校在2015年推出“3+3聘期制”,而第一个3年结束,在119人中只有4人通过考核,得到固定编制,淘汰率高达97%。


消息传出,舆论哗然。随后,该校人事部澄清说,当年48人正式申报,最终6人通过,淘汰率仅有87.5%。


听到淘汰率下降了接近10个百分点,你的心里是否舒坦了一点,但想一想,这不就是引进10个,到期就要踢走9个吗?


该校从2015年开始实施非升即走,但这个升的比例实在太低,6:48不过是12.5%,而如果持续招聘这样的讲师,使之积压到6年,那么晋升的比例肯定会跌破10%。


作为当前割韭菜的利器,非升即走的通常做法是,大规模招聘、高要求考核、无感情踢人,踢的时候还不忘羞辱一番:你根本不是“真正的人才”,竟然还妄想留下来!


这样的非升即走几乎就是不升只走,而即使非升即走,如果没有良好的科研氛围、支持力度和50%以上的通过比例,也不过是催生底层矛盾、破坏国家科研潜力的短期手段而已。


 


03.

“双千计划”怎么才能实现?

 

该校现任校长生于1966年,现年56岁,2017年4月出任现职,不出意外还可以再干一届5年。这就意味着,在未来5年中,该校人才队伍建设的基本方针就是“双千计划”。


但问题是,要采取哪些措施,来保证实现这一目标呢?


正如该校长所说,一是将有一定规模的教师会退休,达到自然减员,二是提高进人门槛。


退休自然减员,这个很容易理解。每年都有一定数量的教职工到龄,以7252人的总量规模来看,每年退休可以达到200人左右。


提高进人门槛,这个需要花心思。对于青年教师,施行“3+3”聘期制,不给编制,也不算入教职工总数,到期则故意压低通过考核的比例,比如90%左右通不过,使得他们会留下科研成果之后到期走人。


这样就保证了科研和教学的生力军,保证了实际的师生比不过于畸形,但同时降低用人成本,减少聘用压力,到期踢走,再换下一批韭菜。十中取一,美其名曰,我们只要最优秀的。


对于“国字头”人才,只有两条道路。要么校内辛苦培养,要么从校外海外引进。


辛苦培养,费时费力,培养成功还可能跳槽做人。不如直接引进,但只引进自带“国字头”或有能力申请“国字头”的人才,才给固定编制,纳入教职工总数,否则免谈。


5年减少教职工1000人,也就是达到6252人的规模,除了退休减员和青年教师延迟入编之外,还必须1:1地缩减行政职工的规模,也就是说,该校的新近辅导员可能面临和青年教师同样的命运。


 


04.

教职工总数减少30%,要怎么做?

 

“国字头”人才虽然稀少,以培养和大力引进的速度,该校要从现在的649名,5年后涨到1000名,并非不可能。


但难的是,5年减少教职工1000人,并且最终的目标是减少20%-30%。这就意味着,要从7252人中减少20%到30%,即减少1450-2175人,瘦身为5076-5802人。


考虑到当前专任教师一共才3862人,显然不可能只减少专任教师,以至于减少到1687-2412人。因为如此,相对于该校的学生数量和学院学科规模,这么少的教师连必修课程都开不满,更别提还要提高科研产出了。


既然如此,减员的另一半肯定就是,消减行政人员和有编制的勤杂人员。


不同于非升即走针对青年教师,现在青年行政人员的饭碗也端不稳了。


 


05.

辅导员和行政人员危险了

 

如果青年教师是最惨的一波韭菜,按照该校的减员规模,辅导员和青年行政人员肯定是下一波韭菜。


正如教工数量有师生比要求,辅导员数量也有师生比要求,为了达到减员目标,很可能新进的辅导员和青年行政人员也会失去编制保护,走类似的短聘期、强考核、多踢人的路子。


有的读者会说,很少有辅导员和行政人员被直接解聘,因为不同于教师序列,他们实在没有硬杠杠的考核标准。


但其实,这种想法很傻很天真。


辅导员和行政人员虽然没有硬的考核标准,但也恰恰可以被安排更多的工作量。之前管3个班,现在管8个班;之前干2个行政职责,现在兼任5个行政职责,让你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天天主动或被动加班,到最后,就总有一部分人忍受不了,选择辞职走人。


在岗期间,这就既减少了行政人员的数量,又成倍做完了行政工作;如果主动离职,这就实现了人员更替,还可以索要离职违约金,用来换下一波更青的行政韭菜。


去年,很多名校博士进入该校做辅导员,也许他们的冬天才刚刚开始,而命运可能会比青年教师更惨。


因为青年教师通不过“3+3聘期制”,至少还可以拿着已有的成果,找到低一、二层级的高校,直接拿到编制和职称,但辅导员或青年行政人员一旦不得不离职,就很难再找到同样的工作。


改革的车轮滚滚向前,不过,有些高校的改革是破坏性的,让人向上看高攀不起,向下看万丈深渊。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一校功成千师哭!


文章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教师打怪指南


来源:   教师打怪指南   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高校人才网官方微信(微信号:Gaoxiaojob)。

推荐信息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单位登录
简历完成度 {{ resumePercent }}% {{ resumePercent === 100 ? '预览' : '完善' }}
+ 上传
默认此选择
+ 上传